政策法规

    政策文件

    使用智能手机要加装“安全锁”
    Time : 2015/5/20    Clicks : 578    Public:中国国际品牌协会

    版权战、口水仗、争主播…今年的网络电台发生的种种事件,让人不由得想起当年的视频网站大战。区别在于,视频网站发展了3-5年才开启了“PK”模式,网络电台两年便已进入状态。

    以喜马拉雅、考拉、蜻蜓等为代表的网络电台多成立于2013年左右,起初发展特点各不相同。比如蜻蜓开始以集合各大传统电台内容为主,喜马拉雅以有声读物见长,考拉拥有较多的主持人资源,PGC内容做的比较好。

    但从最近几家的动作以及App的内容风格来看,都有向综合性音频内容服务商发展的势头。用一位业内人士的话说,“目前大家强化优势内容之后,都在补全。”

    这个新兴的市场目前仍处在培育市场扩大用户量的阶段,谈商业化谈地位都为时尚早。不过各方均已慌不迭的跑马圈地。这个过程,摩擦难免。

    频繁下架 口水仗不断

    即使2015年只过去了一半,这半年发生的事情也足够让今年称得上是网络电台的多事之年。

    先是在2月份,New Radio创始人杨樾撰文直指多听FM剽窃。

    随后,4月17日荔枝FM、多听FM同时被App Store下架。荔枝FM与多听FM将矛头共同指向了喜马拉雅,称喜马拉雅向苹果进行恶意投诉,并指出喜马拉雅在苹果商店有大量恶性优化。

    随后,喜马拉雅也遭到了苹果强制下架。

   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内,喜马拉雅和荔枝被连续多次下架,其中荔枝FM被下架4次,喜马拉雅FM被下架3次。

    最近的一次下架事件发生在6月底。喜马拉雅、考拉、荔枝在苹果商店再次遭遇被下架,截至目前只有荔枝恢复了正常下载。

    下架的原因,一方面来自于被举报刷榜,另一方面是内容侵权。

    据了解,根据苹果的受理机制,收到举报后被投诉方必须证明自己没有侵权,只要不能证明,侵权就成立,就会被下架。

    而对于网络电台来说,多数均已开启用户上传功能。在这些海量内容中,找到一期版权有争议的节目并非难事,只要有一期被投诉者不能完全自证版权,投诉几乎就可以成立了。

    多家网络电台围绕各自声称的“独家版权”内容你来我往斗了几个回合,目前仍未有一个定论,到底谁家侵了谁家的权。

    不过无论是否侵权,这场争斗至少是进行在“明面上”,但恶意刷榜的行为却让人觉得无处追溯。

    在最近的一次下架事件中,新浪科技得到的信息是,几家网络电台均表示下架前夕APP在苹果App Store的评论数有了非常规的爆发式增长。

    恶意刷榜的存在,可以说是非常巧妙的利用了苹果规则的漏洞。苹果能够发现某App的下载量以及评论量的异常,但无法确认这种行为是来自于何处。

    按照常人的逻辑,竞争对手是不会做雷锋,来雇人为自己的app刷下载量。但竞争对手却可以利用这一点,导致APP下架。

    下架后带来的直接影响,便是每天几十万的下载量戛然而止,而对方的下载量则得以超速增长。一旦遭遇这种恶意刷榜行为,企业很难自证清白。

    对于此次下架是否遭遇竞争对手恶意刷榜,几家的表达均非常谨慎,表示正在内部排查下架原因。喜马拉雅方面称已经向苹果申诉,希望规范调整对类似事件的处理。

    热闹背后

    让人不由得好奇的是,为何是今年频发此类针锋相对的的事件?

    经过走访,多家电台负责人均向新浪科技表示,资本方的青睐迅速的将市场带火,各家在拿到融资后纷纷加快跑马圈地,在这个过程中难免会出现摩擦。

    有意思的是,为了能够在竞争中脱颖而出,多家网络电台均选择了向综合性服务平台进军。以排名靠前喜马拉雅、蜻蜓、考拉为例,在APP中针对社会不同领域均做了详细的分类,这些分类大同小异。

    “这是非常可以理解的事情,本着为消费者服务的出发点,为了满足消费者不同的需求我们也要把我们的内容做全。”考拉负责人说。

    而据了解,目前段子、脱口秀类、搞笑类节目普遍收听率较高,各家均把此类内容推的很高。

    另外,对于优势内容的争抢也很难争出个结果。

    “现在的情况是,对于明星资源没有谁能真正拿到所谓的独家版权。”一位业内人士指出。以郭德纲为例,在此前的口水仗中,喜马拉雅强调其拥有独家版权,而多听则指出,在签给喜马拉雅之前,郭德纲曾经将自己的作品授权给超过十家的分包机构,这些分包商与多听签了版权协议。

    除此之外,草根创作者版权意识也不强。就像此前较为火爆的《凯叔讲故事》,在一开始市场推广阶段,他几乎在所有的平台都上传了节目。

    在传统内容上没有办法进行区别化竞争,与对手拉开距离,这是网络电台目前的一个现状,也是最近事件频发的诱因。

    “在录音的内容上已经是比较焦灼的状态,不好玩了,同质化比较严重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表示。

    口水仗并不能解决问题。可以看到的是,有的网络电台已经着手强化这方面的独家性,比如针对某个专业主播的某档节目,签订排他性协议。

    会重走视频老路吗?

    造成竞争的另外一个原因,是网络电台目前的优势都还不明显。

    虽然喜马拉雅与蜻蜓对外宣布用户量过1.5亿,但并没有第三方机构的支持。根据考拉后台统计数据,考拉的用户数将将过亿。目前三家已经形成网络电台第一梯队,不过从规模上相差不多。

    根据新浪科技此前的报道分析,网络电台的争抢,体现了平台对优质内容的渴求,而这与视频网站争夺优质的视频内容资源有着诸多雷同之处。

    现任蜻蜓FM CEO的杨廷皓在接受采访时指出,目前网络电台行业确实像视频网站一样在争夺优质内容版权,但网络电台与视频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市场,在用户规模、产业链大小、内容生产能力上都有着较大的差距,所以一味争抢存量内容的方向是有问题的,最终大家会发现这一方向的投入产出比很低。

    于是跟视频网站的发展路径类似,几家网络电台公司在不断签约音频版权的同时,也在逐步培养自己平台上类似视频网站“自制剧”的产品,以谋求降低内容获取成本。

    而除了自制内容之外,网络电台也存在着一些不一样的机会,这些机会建立在网络电台不同于其他形式的特点之上。

    “只要是能够观看视频的环境,绝大多数用户不会听电台。”多听直播负责人冯亮说,不过她也指出,网络电台的在各种封闭环境的应用场景很多,单单是汽车后装市场,便有2000亿的市场待挖掘。另外,在视觉信息量爆炸的时代下,闲暇时刻选择收听网络电台让眼睛休息的使用者也越来越多。

    在汽车内由于是移动的状态,并且有了车联网的概念,基于位置的服务让网络电台在O2O领域有了很多看得见的商业化的机会,目前各家网络电台均加大了汽车市场的合作力度。而这在一场景便是网络电台区别于视频的一大应用场景。

    另外,在UGC以及PUGC内容生产的模式上,网络电台预计会比视频网站走的更快。网络电台使用门槛较低,用某电台从业者的话来说,20分钟就可以学会基本操作,而生产一个视频内容则需要一个专业团队,网络电台基本上只需要一个人。

   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门槛降低也会带来质量的下降。

    New Radio创始人杨樾曾指出,目前网络电台优质内容太少。他认为这才是音频市场版权风云背后的根本原因,“做一个好的播客比较难,但是做一个播客太简单了,99.9%节目都是草根、没人听、质量不高,大家都去抢0.1%内容。”

    版权所有:中国国际品牌协会
    监督:马秀群   电话:13911874999   网站:http://www.zhonghuapinpai.org